亚洲指标数码行销创办人 谈舆情分析在各行业的应用

  • 2019-12-26
  • Admin Admin

【政大商院记者刘郁葶报导】
黎荣章董事长精彩分享/许文鸿摄
黎荣章董事长精彩分享/许文鸿摄
企管系楼永坚教授(左)与黎荣章(右)对谈大数据/许文鸿摄
企管系楼永坚教授(左)与黎荣章(右)对谈大数据/许文鸿摄
结束后由企管系主任彭朱如教授(右)颁发感谢状/许文鸿摄
结束后由企管系主任彭朱如教授(右)颁发感谢状/许文鸿摄
政大企管系于12月18日在商学院玉山国际厅主办CEO论坛,主题是「舆情大数据分析产业态势与未来趋势发展」,讲者为亚洲指标数码行销顾问公司创办人黎荣章。在演讲中,黎荣章分享了五大面向,首先提到台湾和东南亚的相关讯息,并分享大数据在品牌行销、解读政策和网红的应用价值,以及图像辨识分析的应用。
 
以大数据在品牌行销的应用价值来说,大数据可用于分析产业竞争、产品力、企业集团、品牌健康。举品牌健康为例,透过关键字了解消费者对品牌的情绪观点,正负面回应以及强度大小的分布,并试图去改善。此外,大数据亦可用于广告效果与活动成效分析。以活动成效来说,目前亚洲指标数码已打造了公关成效数据监测系统,以了解公关活动的成效。过去的公关活动成效仅一天,成效在当天达到高峰后就急速下降 ; 但如今,办公关活动前要先在网络上酝酿,办后要持续经营,把活动期拉长,透过数据做二次行销。
 
黎荣章亦分享大数据在解读政策和舆情的应用。企业可借由舆情的声量、来源、扩散、热度、情绪、内容等面向,追踪热门议题或监看危机事件。在过往,危机出现时,公关在一周内处理好即可; 但在社群媒体发达的时代,公关必须于三天内处理完毕,因此企业会要求资料15分钟更新一次。另外,在政策解读上,如今可透过数据分析各总统候选人的网络总声量、支持度、粉专表现、平台支持度,借由混搭资料预测2020年的当选人。
 
至于大数据如何应用在网红?黎荣章指出,网红(kol) 拥有大批的忠实社群粉丝,比名人更会经营粉丝黏着度,因此现在的广告偏向找网红代言而非传统名人。根据最新的研究,若网红的纷丝有一定的规模,又不会大到难以维护,则影响力会达到最好,而此数字落在一万到五万之间。目前亚洲指标数码公司已发展出AIE亚洲网红评价系统,把亚洲地区约六万名的网红建立在电脑系统,进而筛选网红的类型、代言广告比例、评分、领域、发文数、粉丝回应数等等。每个网红的平台强项不同,把网红的影响力加总后,公司再把数据提供给客户,让其决定和哪位网红合作。
 
而在图像辨识分析的应用方面,因年轻人多半用图片来表达,若只用关键字来分析很可能会遗漏许多资讯。举例来说,借由集会中的特征和符号,分析活动是否牵涉到意识形态 ; 以及在反送中运动中,哪些图片被转贴率高。又或者,透过网红在instagram上呈现的照片,分析此网红属阳光朝气或高冷冰山型。
 
黎荣章点出,人若想要掌握过去与现在,可从搜集与运用巨量资料着手,在发现特定行为模式后进行预测和优化。黎荣章进一步说明分析方法论的五大步骤。第一,界定问题。要能够问出对的问题,并想像数据将会有何种用处。第二,设定架构。资料越庞大则容易失焦,若着重在焦点区域,则越精准。第三,解读内涵。例如若一个人身价高,则要去思索是否有网军在推波助澜?网军是大陆、俄罗斯还是乌克兰?要能够有多元的假设 。第四,进阶探索。在大数据应用上,要灵活地一直尝试,而非把一件事做到好,宁可做到50分先推到市场试验,也不要等90 分再检验。第五,妥善利用。得到数据后一定要行动,解决目前所遭遇到的问题。
 
而在论坛访谈上,企管系教授楼永坚针对「网军对社会的影响」提问。黎荣章回应,网军范围很大,若将其定位在虚拟不实的帐号,那么带风向是有的。但根据过去的资料显示,如果此人或此产品不好,网军才有办法带动,网军只能在某部份带领攻击点,「要有一定的氛围才能带的起来」。因此,核心本质是好是坏才是最重要的部分。
 
至于,若大数据分析和传统分析结果有冲突时该如何判断?黎荣章表示,若两者有冲突,表示此事待研究。必须要再找其他线索 ,而非以网络数据为核心,并试图用新的切角解释 。此外,数据量大并不能代表一切。以总统大选为例,在声量上韩国瑜领先蔡英文,但在民调上则是蔡英文领先韩国瑜。因此,并不是声量大就代表支持度高,而是要去看这中间是否有负面标籤?负面标籤代表心里的不认同,若过多则候选人很容易输掉。
 
有现场学生提问,大数据现在很火红,未来是否有泡沫化的可能?黎荣章则强调:「只要有利用价值就不会有这样的情况。」至于AI是否会取代这项工作?黎荣章表示,AI是用来协助大数据分析的,反而帮助公司做到更好。黎荣章亦提到,目前公司内的员工有很多是政大传院毕业的,且多为资料分析师,工作的内容为统计和解读大量的数字,鼓励在场同学若有兴趣可多涉猎此领域。